<blockquote id="mc8y6"></blockquote>
  • 文苑擷英

    馮驍 散文——《風中有朵雨做的云》

    作者: 馮驍     時間: 2021-11-05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    風中有朵雨做的云


    今夜的月光,裝飾著我的斑斕夢境,那點點星光詮釋著我的人生。佇立在月光下,故鄉,我又看見了樹林掩映中的村落曾經的往事,我又聽見了古老而滄桑的屋檐上瓦松在風中的搖曳,我又想起了村中池塘邊洗衣或玩耍的大嫂和孩童。多少回,紅塵往事攜著濛濛細雨落滿我記憶的心湖;歲月和時光的纖手,牽動我綿綿如雨的相思。每當那一刻,我的內心起伏如潮,我情感的血液無聲地流向遠方,去尋覓更加絢麗的夢想。

    靠近村頭的幾間舊屋仍然矗立在風雨中,只是父母親早已離開那里已有半個多世紀了。母親的一生充滿傳奇,生在那個苦難的年代,注定了母親一生的艱難。五歲就失去了母愛的母親,從小跟著哥哥姐姐學著做家務,幾乎每天要都跟著哥哥到山坡上和樹林里撿拾柴火和割挖豬草,山高林深,也不知道什么叫作“害怕”,只是為了每天的生計。青黃不接的時候,他們又去田邊和山上挖野菜。農家的鍋臺都是那種壘得很高的式樣,年幼的母親夠不著鍋臺的時候,總是搬來木凳墊在腳下,十分吃力地去完成做飯的系列工序。待她長到十余歲時,家里的大人想為她纏裹小腳,但她死活不肯,在她的倔犟抵抗下,家里人只好放棄了為她纏裹小腳的打算。如今的母親雖說是舊社會過來的人,但每每提起“小腳”的事,她都一臉笑容地說:“當初要不是自己的堅持和抗爭,怕也是小腳老太了。”在故鄉的一個小村落里,曾經留下父母親幸福的往事,也留下母親傷感的記憶。

    在外面呆久了,難免會勾起對故鄉的思念。其實,在許多閑暇的日子里,總是會看著都市閃爍的霓虹,想起家鄉每家每戶門前的紅燈籠;看著大街上的車水馬龍,想起村巷里少年們追逐的身影和手里的煙花爆竹;聽著歌廳里喧囂的樂曲和狂歡的舞曲,便想起山村腳下那條潺潺流淌的清澈小河。都市的繁華雖然讓人們留戀,斑斕的燈光雖然令人們忘返,但如煙如云的歲月絲毫沒有擋住我思念的視線,在我的眼際,故鄉的模樣依舊是那樣的清晰和可愛。那漫山遍野的樹林,那蜿蜒曲折的羊腸小道,那呈梯田狀的綠油油的莊稼,那錯落有致的房舍和裊裊上升的炊煙……當我扛著鋤頭走向田間地頭時,我家的小花狗歡快地跟在我的身后;當我揮著鞭子趕著羊群走向遠山時,陣陣清風吹拂著我的衣襟;當我在水磨房里專心致志地磨面時,磨面機發出的隆隆聲響讓我思緒紛飛;當我在一位村哥的新房里凝視新娘子時,我那青春的萌動泛起無盡的夢想。許多年來,遙遠的故鄉依舊是那么四季分明,那種清爽宜人的氣候讓我留戀,似乎那種獨特的青草清新,那份獨特的泥土芬香,那樣獨特的泉水甘甜,依如淡淡的花香,彌漫在我的血液里,浮現在我的心海上空,讓我不曾忘懷。

    最難忘的是故鄉的山坡和那縱橫交錯的溝壑,在山坡上有一片梨樹林,每年的早春時節,梨花開放時最是好看的時節,仿佛每一朵梨花都要比一比自己的容顏,仿佛每一株梨樹都要比擬一下“誰最美麗”;望著一樹樹或潔白或嫣紅的梨花,便情不自禁地想起滿樹的酥梨來。還有那溝溝壑壑里的核桃樹,在綠葉的掩映里,滿樹的核桃披著綠色的外衣,讓人們分不清是樹葉還是核桃,只有在仔細辨認后,才會識得廬山真面目。從初夏開始,村里的孩童們便有了水果可嘗,最早是酸溜溜的杏,接著是各家院落里的青葡萄或菜地里的黃瓜、西紅柿,隨后便是桃子、蘋果、核桃等等瓜果了。從夏到秋,是鄉村孩子們最快樂的時光。

    回憶故鄉,總是伴隨著溫馨的事情,即使是在落雨的時刻,也同樣讓人心生遐想和感慨。我常常佇立雨中,或者孤身一人沿著濕漉漉的小巷漫步,以聽雨的方式與雨交談。雨滴像一個個有趣的詞匯,落在我的肩頭,任由我去自由地組成美妙的句子,溫暖心靈。有風輕輕地吹來,吹拂著我的呼吸,讓我的思緒朝著故鄉的方向飛去。我常常在想,人生何嘗不是跋涉,從山村到城市,從城市到遠方,幾乎每一天都在跋涉,即使身體累了,休息了,但心仍在跋涉。我不知道“遠方”究竟有多遠,但我的腳步始終停不下來;因為我的一切努力,都是為了我的家,為了我的父母,為了遠方的故鄉。

    在秋天的深處,我時常靜靜地坐在時間的轉盤上,遙望天際,看一朵一朵的云游來飄去,于是,耳畔便想起“風中有朵雨做的云”的歌曲來。于是就想,我什么時候也成為一朵帶雨的云,飄向你的城市,或飄向你的山村,讓思緒化作相思雨,落滿你的窗前和心扉,讓彼此的愛意紛飛,幻化成淚雨,讓思念傾城。

    (韓城礦業  馮驍

    上一篇:李澤林 攝影——《星空毛烏素》 下一篇:肖曉 散文——《在秋天,請來陜南喝一壺自釀酒》
    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不收费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浅喜网